首页/政策法规/正文

2870亿元 2018年我市网络零售额居全省第二

2019-10-05 来源:
 
点击
 
评论

  ■数说金华

  2018年,我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246亿元,增长14%;网络零售额2870亿元,居全省第二,跨境网络零售出口额占全省的54%;物流业增加值633亿元,占地区生产总值的15.4%。

  2019年1-8月,我市实现规模以上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制造业增加值52.63亿元,增长17.8%,增速高于全省5.0个百分点,高出第二名杭州3.8个百分点,自去年11月以来,已经连续10个月居全省首位,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9.9%,比重较上年同期提高0.9个百分点,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.6个百分点。

  2018年我市快递业务量36.6亿件,列广州之后,居全国第二。2019年上半年,全市邮政快递服务企业已累计完成快递业务量23.64亿件,较2013年同期增长了17.9倍;完成业务收入累计91.6亿元,较2013年同期增长了5.95倍。

  9月23日,21世纪经济研究院与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《2019长三角数字经济指数报告》,对上海、杭州、湖州、绍兴、金华、台州、温州、南京、苏州、无锡、合肥、芜湖、宣城等长三角27个中心城市的数字经济发展水平进行定量分析。结果显示,金华数字产业指数排名第一。

  镜头一

  2019年9月24日,金华市区迪耳路458号站前邮政网点

  湖南人赵先生将填写好的交寄单递给台席前的邮政营业员,旁边是他准备寄往老家的一大箱物品,有衣物以及很多食物。

  邮政营业员将交寄单上的信息录入系统,把检视完的箱子放到称重机上,电脑上马上就显示出这个箱子的重量以及需要的邮费。随后,打印、粘贴、放入库房,不算安全检视过程的话,整个收寄过程不超过3分钟。接下去,赵先生的这个包裹就会被送到邮件处理中心,然后分送至目的地。

  随着电商产业的迅猛发展,客户对快递包裹的时效性要求在不断提升,目前浙江省内的邮政快递均已实现“次日达”。因为寄到外省,赵先生这个邮件会久一点,但让他高兴的是,通过手机他能时刻查询到自己邮件的物流信息,心里很有底。

  “其实现在手机上也能寄件,还会有人上门取件。”一旁的邮政营业员拿出手机,给我们演示了一遍:打开“浙江EMS”微信公众号,点击下方“寄快递”菜单,选择“上门”,然后填写收寄件信息,最后点“提交”。一个小时内,就有邮政投递员上门取件,且不增加任何上门费用。

  “从广义物流来看,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,快递物流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金华市邮政公司寄递事业部副总经理陈武军说,“20多年前,邮政营业的作业环节基本都是手工完成,量不算很多,但环节多,所以从早到晚没得停。”

  陈武军1996年大学毕业进入金华邮政,第一个岗位是白龙桥邮电所的营业员,每天的工作就是寄信、寄包裹、收话费、贴邮票、盖邮戳、登记条码等。陈武军感叹:“以前对邮件的时效要求没那么高,一周能到就属正常;而现在,整个快递物流行业的‘次日达’妥投率基本要达到90%以上,并且所有的揽收、分拣、装车、运输、投递等作业流程都以小时、甚至分钟为单位计算。”

  陈武军介绍,快递物流行业提速的背后,是整个行业的全方位提升:上世纪90年代纯手工模式下,一个人一天顶多处理一两百件邮件,现在通过机器换人,使用了邮件自动分拣机,人均一天处理量可以破万件,效率大大提高;一些高科技企业甚至已实现无人仓库、机器人分拣,每小时处理包裹可达2万件;同时,投递方式也从步班邮路、自行车邮路向汽车邮路转变。目前,金华邮政已经实现每一个乡镇都有邮政业务局所,每一个行政村均可通邮,邮件实现全环节监控,快递包裹自取率超过50%。

  镜头二

  2019年9月25日,义乌江东街道青岩刘村

  青岩刘村位于义乌市郊,除了村口的大牌坊提醒着旁人这是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外,走在村里,已完全是一个现代化居民小区的样子。主要道路青岩街现在又叫“电商创业大街”,街道两旁除了饭店、小超市,到处都是“网店”的气息:XX电子商务公司、直播体验店、直播一体化服务中心、XX快递……

  青岩街58号,一幢5层高的楼房,一层140平方米的空间里,陈列着各色陶煲、陶瓷碗碟、玻璃制品;楼上几层除了办公、收银,还有一个专门的直播区。我们进门时,今年51岁的马樟良正在为一个多月后的“双11”忙碌,备货、做图、储备人员……“几个月前就已经在准备了。”

  马樟良是这幢房子和这个公司的主人,也是土生土长的青岩刘村人。以前的青岩刘村是什么样子?马樟良用一个“穷”字概括:村里都是机耕路,坑坑洼洼,房子很“老”,瓦片破烂,全靠田地吃饭。而他的家,兄弟姐妹6个,全靠父母赚工分养活,是村里的“缺粮户”,一锅饭烧起来里面没几粒米,全是菜,还没到新稻收割,家里的米就吃完了,得出去借。“那时候家里房子小,全家吃饭都端着碗坐在木楼梯上吃。”

  几年后,慢慢长大的姐姐们挑着担卖水果贴补家用,哥哥们到江西鸡毛换糖,不到20岁的马樟良则到篁园市场卖纽扣,没有店铺,只有一个“站贩证”,挑着两个木箱子哪里有空位哪里摆,卖一个月,到期了再换个地方摆。

  2002年,马樟良开始通过阿里巴巴做生意的时候,义乌的电商还很少,他的线上生意也不太理想,当时已经在义乌国际商贸城有自己店铺的他,生意依然以线下为主。直到2011年前后,新农村改造后的青岩刘村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电商,他索性就收回了原先租出去的房子,成立了电商公司,并注册了自己的两个品牌,正式“回归”青岩刘村。据他透露,目前他的线上年销售额近6000万元,是线下的3倍多。

  “我的父亲88岁了,以前总说‘吃顿白米饭死了都甘心’,从来没想过还会有这样的生活,更想不到生意还能这样做。”马樟良笑着感慨,现在青岩刘村的电商氛围甚至感染了他父亲这样的老人,除了忙的时候帮忙叠纸箱、粘快递单,一些电商术语都听得懂。

  我们了解到,青岩刘村核心区1.1平方公里,区域内有网店4000余家,年销售额突破60亿元,日均出单12万票,从业人员2.5万人。已形成了完整的电商配套产业链,拥有年销售额近亿元的网货供应商8家;物流完善,有快递20余家,货运专线160多条,覆盖全国260多个大中城市,年货运吞吐量超过440万吨;百兆光纤入户,公共Wi-Fi免费覆盖;有专业化的运营管理团队,网店设计、产品摄影、网货超市、货物包装、货物中转、快递配送、人才中心、培训机构等配套完善,被誉为“中国网店第一村”。

  青岩刘村只是个缩影,在义乌,类似这样的淘宝村有164个,数量领跑全国。
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