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/政策法规/正文

兰溪水运:通江达海再出发

2019-10-05 来源:金华日报
 
点击
 
评论

  悠悠婺江水,滔滔两岸潮。发源于磐安龙鸟尖的这一江春水,滋养着八婺大地,向西抵达兰溪。在这里,它与衢江交汇后注入兰江、富春江,绵延入钱塘江,最后汇入东海。

  有着“三江之汇、七省通衢”美誉的兰溪,是此次“婺江行”采访活动的最后一站。这里拥有得天独厚的水利条件,自古航运发达,“日对千舟竞发,夜照万户明灯”,形容的就是早年兰溪水运昌盛的景象。后来,由于铁路、公路的兴起,加上富春江船闸的制约,当地水运一度萧条。近年来,随着富春江船闸改造提升、衢江航道恢复通航、兰江航道及金华江方下店段航道等级的提升、姚家枢纽及船闸工程的建成使用,兰溪迎来了全新的水运复兴时代。

  维系百姓生计的传统行当

  得益于优越的水系条件,自南宋以来,浙中金衢盆地逐渐形成了一个以兰溪为中心的水运经济区。新中国成立后,兰溪水运仍在地方经济发展及百姓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  今年66岁的洪竹苟是一名“水生水长”的兰溪人,父辈以船为家,靠水上运输为生。“小时候,我们一家5口挤在一条小木船上生活,唯一的生计来源就是帮人拉货挣点运费。”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15岁的洪竹苟成了一名纤夫。他说,过去的木船没有马达动力,逆流而上主要靠人工沿岸拉纤,备尝艰辛。“当时跑船的家庭很多,运费也很低。有一次,我们从兰溪送一批货去游埠,20公里水路基本靠拉纤过去,用了两天半时间,收了三四元钱。”

  1970年,17岁的洪竹苟进入兰溪县航运合作社(兰溪市航运公司的前身)上班,负责驾驶客轮,月工资18元。有这样一份相对轻松、收入稳定的工作,他感到很满足。没过几年,洪竹苟就在兰溪城里买下一间12平方米的小房子,从此告别以船为家的生活。26岁那年,他结婚成家。两年后,女儿的出生给家庭带来了无限欢乐。

  改革开放后焕发生机活力

  改革开放春风吹拂,八婺大地万物复苏,兰溪水运也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活力。

  1986年,洪竹苟被调到公司货运站开货轮。那个年代,兰溪工业相当发达,每天都有大批大宗原材料通过水路运往兰溪,加工生产后销往全国各地。洪竹苟和同事们加班加点,将当地生产的农药、化肥、油脂、铝锭、铜锭及各种轻工产品源源不断地运往上海、宁波、安徽等地。“那时政策已经放开,货运站按件计酬、多劳多得,我的工资按运费提成,一个月能拿到140多元。”他说,这样的收入在当年已算高薪,大家积极性很高,都抢着干活,生活条件也一天天好起来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,浙中西部经济快速发展,物流大进大出日趋增多。看准了市场的洪竹苟做了一个大胆决定——下海。他辞掉工作,与朋友凑了9万元钱,买下一艘钢板船,合伙跑起了水运生意。“9万元投资,我出资一半。当时手头只有几千元,其余的4万多元都是找别人借的。”他说,现在回头想想,挺佩服自己当年的胆略。

  看似冒险的举动很快获得丰厚回报。短短一年,洪竹苟不仅还清所有借款,存折里还多了3万元。他说,那几年跑水运的个体老板有十几个,生意都不错。

  正当业务做得顺风顺水时,一场大病袭来,使得洪竹苟在1995年后便退出水运行业。采访中,我们对他的这段经历表示惋惜。他却说,即使当年不因病退出,可能也坚持不到现在,因为从1997年开始,兰溪水运业务开始萎缩。

  遭遇发展瓶颈曾一度没落

  上世纪70年代初建成的富春江船闸,一天仅开两次闸,对兰溪水运虽有影响,但还不算明显。“因为当时的水运仍停留在传统模式,船只虽然不少,却多为十几吨、几十吨的小船,且以兰溪附近短途运输为主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传统水运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,船只的吨位、货物吞吐量、运输线路都大幅提升或延长。此时,富春江船闸的‘瓶颈’问题就凸显出来。”兰溪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姚俭说。

  今年58岁的吴水宝与洪竹苟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,从小跟父母在船上生活,11岁开始拉纤,20岁进入兰溪航运公司当驾驶员。1988年,他与别人合伙承包下公司一艘28吨位的水泥船跑运输,第二年便以8000元的价格买下这艘船,成为当时兰溪第一批水运个体户。此后10年,他先后4次对货船进行更新换代、改造升级,到1999年,他的船已升级为320吨位的大货船。

  “上世纪90年代初,水运发展的势头非常好,大宗货物多、利润高,我感觉前景不错,咬咬牙改造了这艘货船。”对于这艘大船,当时的吴水宝信心满满,也投入了大量成本,甚至不惜卖掉房子。然而,等船造好后,水运市场却已走下坡路,受多方面因素影响,货源萎缩、运费下降,运输成本却在上升,包括通过富春江船闸的时间成本也在增加……从1999年到2001年,吴水宝没赚到1分钱,还欠下不少外债。

  那些年,随着水运行业整体不景气,不少“船老大”选择了退出,从业人员数量锐减。然而,作为兰溪最先吃螃蟹的“船老大”,即使在最难熬的日子里,吴水宝也没想过放弃。他对水运充满感情,享受过水运兴旺所带来的红利,他不舍得、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。“我就一个信念,辛辛苦苦造起来的船绝不能转让,一定要咬牙坚持下去。经济形势一定会好转,水运也一定会重新好起来。”

  吴水宝的坚持终获回报。2002年,水运行业触底回升,“船老大”们又开始忙碌起来。到2006年,吴水宝还清了所有债务,还在兰溪城里买了一套商品房。

  转型升级再迎发展新机遇

  兰溪水运线是浙中西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唯一一条水运通道,可以连接京杭运河、杭甬运河、长江水系等航道网以及上海港、宁波舟山港、嘉兴港等沿海港口。2007年,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上首次提出建设“港航强省”的目标;2010年,省政府制订了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复兴规划;2011年底,富春江船闸扩建改造工程启动建设,2017年3月,改造提升后的富春江船闸正式通航,制约兰溪水运发展的“瓶颈”打通了。

  2017年5月,吴水宝购入一艘500吨级的散货船(丰水期可以装运700~800吨货物),抢到了富春江船闸通航后的“头口水”。他说,这两年生意都不错,运费一直在涨,比如建材的运费已经翻番,相比之下,柴油价格涨幅不大,更重要的是很多船闸都取消了收费。“像杭州的三堡船闸,以前进出一趟要收3000多元过闸费,从今年9月1日起免费了,我一个月跑两趟杭州就能省下6000多元。还有姚家游埠船闸也免费。这些省下来的真金白银都是纯利润呀。”对于兰溪水运的前景,他充满信心。

  兰溪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兰溪港航建设,自2014年以来,投资约20亿元实施完成了姚家枢纽及船闸工程、衢江航道工程、兰江航道五升四整治改造工程、“三江口”航道专项养护改造等工程,兰江、衢江航道达到了四级航道标准,能满足500吨级船的通航要求,与钱塘江实现了高等级连通,一艘艘满载物资的大货船沿着这条黄金水道一路通江达海。

  兰溪航运迎来了新发展,逐渐走出以短途砂石运输吞吐为主的区域性内河港模式,正向着长运距、大宗量,以能源、农副产品、有色金属运输吞吐为主的内河枢纽港方向发展。据统计,2017年兰溪港完成货物吞吐量87.8万吨,2018年飙升至356.2万吨,今年1—8月,已完成货物吞吐量278.5万吨,预计全年可达400万吨。兰溪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兰溪水运市场每年约有800万~1200万吨的需求量,发展潜力巨大。

  航运复兴展宏图,通江达海再出发!当前,兰溪正在着手推动大型综合性枢纽型港口的建设,力争加快补齐港口建设短板,真正让这条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。
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