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/本地楼市/正文

金华百家中介抱团抵制“贝壳”的现象

2019-09-22 来源:乐居财经
 
点击
 
评论

金华百家中介抱团抵制“贝壳”

2019-09-20 17:04

贝壳找房董事长 左晖

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金华

一年多前,姚劲波在京攒局“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”,我爱我家、中原地产、21世纪不动产、麦田房产等创始人代表纷纷响应,为其站台助威,将矛头指向贝壳找房。而今,又有一家地区性的反“壳”联盟横空出世。

近日,在距离北京1450多公里的金华,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《反壳联盟条约》,联盟中530家门店喊出:反对垄断,抵制不良竞争。361个字,6条约定,火药味十足,共同对抗贝壳平台、德佑房地产和房江湖。

而这群“揭竿起义者”,相较于58阵容,虽不在同一个量级,却涵盖了金华当地种类齐全的中小微经纪公司,包括金华恒居地产、金华房博士地产、金华远大地产等中介,均在公约上盖章签字。

反“壳”联盟公约给出的理由简单而直接,“为了规范金华地产经纪行业秩序,反对、抵制贝壳平台与德佑房产,房江湖,品牌在金华地区进行不正当竞争,垄断行业,破坏行业生态的行为。”

类似的事件还出现在隔壁的浙江绍兴,不久前绍兴百家中介联合起来发出一则《绍兴中介联合声明》,呼吁中介联合起来抵制贝壳和德佑的非常规手段和不正当竞争。

去年11月,贝壳找房金华站正式上线,并开始在本地大规模招兵买马,其城市总经理王辉对外郑重宣称,“未来,我们定不负所望,全力以赴服务好加盟商与消费者,让品质深入人心。”

而今,不到一年时间,却出现了金华百家中介抱团抵制“贝壳”的现象。

陈斌(化名)是反“壳”联盟的一份子,他对乐居财经表示,“进入贝壳就是缴枪做傀儡,不仅要用它的流量、系统和规则,而且连管理、财务和人员全都交出去,这种模型已经决定了店东将毫无价值。”

金华仅仅是一个缩影,贝壳想统一中介江湖的野心,在南昌也人尽皆知。

8月19日,中环互联与贝壳找房达成合作,一口气获得了中环互联旗下2000余家门店及万名经纪人加盟。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18年12月,我爱我家曾宣布计划发行股份收购中环互联100%股权,只不过最终因“核心交易条款未达成一致意见”,双方和平分手。

但是,中环互联、贝壳找房和我爱我家的爱恨纠葛并未因此而划算句号。

两方“互呛”的戏码,再次上演。9月12日,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在2019年中秋致辞中表示,8月,南昌180家中环门店脱离了贝壳平台加入了南昌爱家,使我们在南昌的线下门店达到545家,门店数稳居南昌市场第一名。

中介本来就是铁打的营盘、流水的兵。南昌中晨地产营销中心的黄奇(化名)也向乐居财经证实,“许多加盟贝壳系统伙伴在不到一个月就翻牌又回到原来公司,之前没有任何中介公司出现过这样情况,这也是贝壳给南昌市中介同行上了最生动一课。”

除了南昌的“脱壳潮”,广西北海、江苏盐城也陆陆续续发生了类似事件,大量企业脱离了原先加盟的贝壳。问及原因,大多是因为“盈利难”。

在中房经联主席、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看来,“第一,贝壳采用不正当手段去扩张,吃相难看,比如架空老板,肢解中小中介公司。第二,高额抽头和附加收费,不让地方中介去接新盘,减少入壳企业的收入;第三,它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,在具体操作中,它把盘源优先给自己的亲儿子——链家直营和德佑加盟来成交。因为在内部ACN系统里,如果让贝壳、链家和德佑之外的中介来成交,大头儿就要给人家,只能抽8个点的平台费。这三方面原因导致目前很多地方的中小经纪公司群起而攻之,入壳在后悔,没入壳也受到骚扰。“

现今,贝壳找房于外面临反“壳”联盟的抵制,于内也并不“太平”。

乐居财经在9月初获取一份贝壳组织结构及人员调整的内部文件显示,其任命左东华为CHO线负责人,接替离职的郑云端,全面负责集团人力资源管理工作,向CEO彭永东汇报工作,同时兼任百川平台事业部负责人。

据悉,郑云端自贝壳找房成立后,从滴滴空降至贝壳,贝壳CFO亦系滴滴前高管。滴滴系财务、人事两位核心人员加盟贝壳找房后,目标直指贝壳找房IPO的合规化公司治理,一度进行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和清洗。

据链家老员工反馈,滴滴系财务团队空降后,内部财务板块非议颇大。另外,年初的大规模人事调整,以及内部中心总经理、总监述职,均产生重要人事变动影响。如今,郑云端的离职,很可能是滴滴系不适应贝壳系,被排斥出去。

截至7月底,贝壳找房已与188个品牌达成合作,并拥有2.78万家门店,链接了25万经纪人。不过,面对2021年链接百万服务者的目标,仅凭目前这份成绩单,贝壳找房在扩规模和IPO方面依旧不能有丝毫松懈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